卤味熟食店加盟排行榜,卤味熟食店加盟排行榜,全程扶持开店!?

看着眼前的人,秦晚词瞬间闪开了,然后一脸疑惑的看着满仓和满囤,这俩臭小子,是做了啥对不起我的事儿了?

“师父,这是我们的娘亲,她平时是靠着给富裕人家浆洗挣些铜板,本想着我们兄弟挣钱了,娘亲可以轻松些,可是……”

满仓有些难过,又有些说不下去。

“唉,年纪轻轻的,我哪能就留在家里当老封君?两个孩子孝顺,可是我也不能当他们拖累,不能要他们的钱啊,孩子遇到恩人,已经是天大的好事儿了。就是今天,我这是晕倒了,两个孩子才把我接过来。”

那妇人有些不好意思。

秦晚词赶紧把他们母子都扶了起来,但是眼神还是有些疑惑的。

所以,你们到底做了啥对不起的我的事儿了?

“师父……”满囤还想跪,直接被秦晚词轻轻的踢了一脚。

“给我站好了说话,脊背给我挺直了,你们靠自己的本事和能力吃饭,少动不动就跪啊跪啊!”

“是,师父,是这样,我们看娘亲太累了,也没怎么吃东西,所以该娘亲煮了一碗卤肉面。”

“还加了个卤蛋。”满仓补充。

“这个……我说付钱,是满仓说今天不吃饭了,让给我……我觉得这样不好,秦掌柜,您对我们的恩德已经……”那妇人还一脸焦急和惶恐的补充。

“等等,一大早来了你就又求又跪的,就是因为吃了一碗卤肉面,还加了个蛋?”

那三人严肃的点头。

“满仓你不能假装今天饭量大,多吃一碗么?”秦晚词一脸无语。

“师父,不可以!娘亲教过我们,做人要正直,我们是穷,但是我们是堂堂正正的!”满囤满仓异口同声。

得,不能再说了,再说感觉就是教坏了小孩子了。

“行吧,那这顿算是我请了,你们也别挨饿了,饿了面如菜色,影响我客人的食欲。”

“谢谢师父!”满囤满仓又是异口同声,扑通就又要跪,被秦晚词一人踹了一脚,才笑嘻嘻的跑后厨忙活去了。

然后秦晚词则是看着眼前的妇人说道,笑眯眯道:“满仓满囤勤快又灵性……”

“噢,恩人叫我谷大娘就行。”

那妇人接口。

“是恩人给了我们活命的手艺,当不得这么夸。”

秦晚词笑了笑,这是拎得清又感恩的一家人,想着,感觉之前的一些想法可以实施了,便说道:

“谷大娘,我这卤汤,卤出来的素菜和肉都好吃,让满仓满囤采购,卤好了,您拿去卖,也不拘是这北城,南城东城的也可以,鸡鸭和五花肉大肘子和素菜,每一斤,按照售价,我收两文钱的加工费,您看怎么样?”

那谷大娘的眼睛亮了亮。

秦掌柜的东西这么好吃,不愁没有销路的啊!

秦掌柜这不但是恩人,简直就还是财神爷啊!

而秦晚词则想的是,批发啊,规模啊,搞起来啊,等猪肉合适了,规模就更可以加大了!

她看着马上又要跪下的谷大娘,笑眯眯的就给拉起来了。

两人的第一次商业“会晤”圆满完成,都觉得得到了莫大的好处,一个个笑的都很开怀。

想到就开始做,秦晚词看着满囤和满仓就出去采购去了。

莲藕,木耳,蘑菇,笋等,在那卤汤里卤过之后,带着蔬菜的甘甜,还有着肉汁的浓香。

这些东西都不贵,而若是想去南城东城那些地方,还可以带一些卤好的鸡鸭,荤菜卤出来,那更是一绝。

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有了一个谷大娘,还愁没有更多的谷大娘么?

那秦晚词只需要把这些东西批发出去,她就有的赚了!

秦晚词摩拳擦掌,感觉无数小钱钱就在自己的眼前飞。

她发现了,做菜很开心,数钱也一样开心的哦!

当然,莫予书那几麻袋的铜板,除外!

“谷大娘,第一批的素菜,我免费。食盒明天准备,你来取,但是要说明,这是晚记的卤味。以后您拿货,咱们必须银货两讫,您若是介绍了别人也来做这个生意,你们两个的活动区域不能重合。”

那谷大娘不停的点头,哪怕有些事情听不懂,但是还是尽量记着。

“第一次的免费,可是我单独给谷大娘的优惠,别人没有,谷大娘可也得保密,至于晚记,这个就是品牌效应。”

谷大娘听不懂,可是依旧不停的点头。

“南城东城那边儿,你可以提卤肉,让他们预订,第二天你给带过去,这样就不用提前带过去,导致食物不够新鲜了。”

谷大娘继续点头。

连做生意都手把手指导,秦姑娘简直就是活菩萨。

都说完了,谷大娘也离开了,秦晚词才来得及喝口茶,感觉自己全身都是干劲儿。

她把今天卤好的鸡鸭和肘子都捞了出来:“铉十八,把这些拿着去威远候府给九荒送去,感谢他们黄部这段时间帮忙打造的各种东西。”

侯府还没分家,如今的摄政王府还就没住人,镇国将军府还只有一些下人守着。

老卤汤也要每天不停的投放新鲜的食材,不能停火。

铉十八吸了吸鼻子,感觉今天可以和九荒坐在饭桌上聊聊人生,谈谈理想。

“里面是两份,记得给主家一份。”

秦晚词又叮嘱。

主家不就是他们主子么?

主子不是刚走?

然后又恍然大悟,秦姑娘这说的是莫夫人。

若是明说,仿佛又太刻意,秦姑娘周到,但是也有她自己的骄傲。

而莫夫人,则是在儿子的侍奉下,美美的喝了一碗粥,还有些意犹未尽。

“多的我也不问你,团团圆圆的安全,必须是重中之重。”莫夫人假装自己没有被美食吸引的失态,板着脸吩咐。

“是的母亲。”莫予书应道。

“那秦姑娘,说是让我常去,可是咱们莫家一定在宫里的监控之中,不知道哪里就出了错漏,娘亲知道你有本事,可是还是不给你添这些不必要的麻烦。”

莫夫人明显有些伤感:“见也见了,秦姑娘把两个孩子养的都好,我就不能去给他们带去危险。”

三个孩子都逃出来这么大的事儿,宫里一点儿风声都没有,可是表面平静,内里不知道是何等的惊心动魄。

“你也难,这个家,这几年,辛苦你了……”莫夫人又说道。

以前那个混世魔王的样子让她头疼,如今这个冷面冰山的样子,更让她心疼。

是多大的打击和伤痛,才能让一个人碎骨重塑,变得面目全非,和曾经完全不同?

可是跟着就是一股子浓郁的难以形容的卤香味儿传了进来,霸道又不容忽视。

莫夫人顾不上身份的吸了吸鼻子。

“什么这么香?”

莫予书:……

我沧桑又难过又空洞的表情还没酝酿出来,就没了?

推广引流获客群,学习36种推广引流方法,添加 微信:85018061  备注:短视圈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um.cn/121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