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虚拟主播赚钱吗,虚拟主播是怎么做的?

现如今除了真人主播外,又出现了虚拟主播这份职业;其发展得也是如火如荼。这篇文章作者详细分析了做虚拟主播是否为一门好生意,感兴趣的小伙伴一起来看看吧。

两年创收近6000万,做虚拟主播是一门好生意吗?

做VTuber(虚拟主播),有多赚钱?

乐华的招股书回答了这个问题。虚拟艺人组合A-SOUL所在的泛娱乐业务,在2020年和2021年分别为公司创收2100万和3790万,且该项业务的毛利率从56.5%增加到77.7%,成为其三大业务板块中利润率最高的业务。所谓VTuber,由 Virtual YouTuber 缩写而成,一般指的是虚拟主播。他们用原创的虚拟人设为形象,由特定的“中之人”(一般会隐藏身份,也有人使用电子合成声)配音,并上传动画短片或发起直播。VTuber会唱歌、跳舞、打游戏,但“营业”重点更多在于和直播观众互动、聊天。取决于个人定位,一些VTuber也被称为虚拟偶像。谁在为Vtuber付费?对于创作者来说,成为Vtuer,会是一个好的选择吗?

一、虚拟女团,不到一年涨粉百万

A-SOUL由字节跳动与乐华娱乐合作推出,前者负责提供技术支撑。2020年11月,A-SOUL在B站正式出道,五个数字化虚拟人物贝拉、珈乐、乃琳、向晚、嘉然也各自开通了B站账号。

两年创收近6000万,做虚拟主播是一门好生意吗?

(从右往左)A-SOUL成员:贝拉、珈乐、乃琳、向晚、嘉然

值得注意的是,选择在B站出道,是因为这里是国内Vtuber生态比较丰富的社区。

作为二次元文化集结地,2018年底,现象级虚拟偶像代表hololive入驻B站,也宣告B站正式进军虚拟直播赛道。到2020年,超过60%的全球知名虚拟主播在B站开播,虚拟主播成为其直播业务增长最快的品类。目前,B站拥有超3.2万虚拟人。

出道伊始,A-SOUL饱受“资本入侵二次元”的争议,而后通过单曲、MV等一系列形式,凭借不断提升的业务能力和较高的技术呈现水准,成员们的风评和人气大涨,跻身虚拟偶像的顶流,5人的B站粉丝均突破50万,在2022年B站拜年纪上,她们还演唱了原创单曲《除夕》。

以目前人气最高的嘉然为例,她的走红是一个“逆风翻盘”的过程。

2020年12月11日,嘉然随团员进行了第一次B站团体线上首播。当日的直播间充满了质疑、嘲讽甚至谩骂。

12月12日,嘉然进行个人独播,依然遭遇了大批人起哄。她选择耐心回答提问,以包容的态度回应讽刺。最重要的是,她在直播中呈现了二十多支高质量的宅舞,细致的动态捕捉加上精湛的舞蹈实力,征服了原本看热闹的网友。

在组合中,嘉然的人设是吃货担当和最可爱的小草莓萝莉。通过高频率更新视频和直播,逐渐吸引了广大直男。粉丝画像显示,其男性粉丝占比高达83.11%,女性粉丝仅占比16.89%。一年多里,嘉然一共更新了196条视频,在B站吸粉171.4万,1.78万人为其充电,还拿下了“2021年B站百大UP主”称号。

除了贡献直播打赏、买周边,嘉然的粉丝也通过造梗和二次创作为其引流,甚至形成了一种鲜明的互联网文化。

比如,粉丝做的小作文圣经《想做嘉然小姐的狗》和发病语录“然然你带我走吧”,就流传甚广。网友也用一张图总结了成为“嘉心糖“(嘉然粉丝代称)的心路路程。

两年创收近6000万,做虚拟主播是一门好生意吗?

图源:网络

不过,像A-SOUL这样的“逆袭”难以复制。

在视觉呈现上,据游戏媒体“触乐”评价,单论技术水平,A-SOUL应该属于国V的第一梯队,一度被称为“国V之光”。她们的动作捕捉等打造虚拟外观的技术由字节跳动支持,这种强大的资源是很多虚拟主播无法获得的。

在内容层面,A-SOUL拥有的资源也算得上顶配。在其一周年纪念直播歌曲《传说的世界》中,许嵩、方文山分别担当作词和作曲。

两年创收近6000万,做虚拟主播是一门好生意吗?

许嵩和方文山为S-SOUL写歌

这样的幕后团队,也意味着国内虚拟直播的制作成本、完成度在不断提升。想要脱颖而出、成为头部虚拟主播的难度,也在无形中增加了。

二、要盈利,道阻且长

目前国内偶像市场进入调整期,虚拟偶像具备风险小、管理成本低、应用场景广泛的优势,因此其长远发展亦被看好。

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20年虚拟偶像带动周边市场规模为645.6亿元,预计2021年为1074.9亿元。2022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市场规模为120.8亿元,预计带动产业规模1866.1亿元。

两年创收近6000万,做虚拟主播是一门好生意吗?

数据显示,有八成以上的网民都有追星行为。追星族中,喜欢追虚拟偶像的人占比达到63.6%。有八成粉丝每月为虚拟偶像付出的花销在1000元以内,且37.6%的网民表示愿意花更多的钱支持虚拟偶像。

不过,至少在现阶段,虚拟偶像、虚拟主播,仍然是一门高门槛、高投入、难盈利的生意。虚拟主播主要依赖直播打赏、增值会员服务、周边贩卖变现,尚处商业化初期。

诚然,A-SOUL的吸金能力很强,但还无法比肩真人偶像。

单从乐华公司来看,虚拟偶像所属的泛娱乐业务,在乐华公司总收入中仅占比2.9%,且需要与技术供应方字节跳动分成,实际获利还要更小,这块业务撑不起其上市野心。

如果再放眼整个虚拟偶像和VTuber市场,由于运营成本较高,稳定盈利的例子仍是凤毛麟角。

2021年初,国内知名虚拟企划《战斗吧!歌姬》就宣布暂停常规活动,后于2021年10月宣布重启,但目前还未看到新上线的成员和作品。

两年创收近6000万,做虚拟主播是一门好生意吗?

有粉丝在《战斗吧!歌姬》官微下留言:“其实早就觉得会这样。高精度的动捕技术和模型,服装换的很多,歌曲演唱也多,这些都是要经费支持的,但播放量和直播打赏一直不温不火,工作人员和中之人都很辛苦,也都要吃饭…太可惜了,觉得很难过,可能综艺型vtb本来就不适合大众宅市场吧,加油,下一次vtb企划一定能成功,希望中之人也能更好。”

此外,摩擦、争论、塌房,现实娱乐世界里会发生的事情,在虚拟空间中依然存在。围绕“中之人”和其所佩戴的“皮套”(虚拟形象)之间的拉扯也屡见不鲜。

今年2月,曾经开启VTB时代的绊爱宣布“休眠”,并举办告别演唱会,其声音和形象则以AI声库和动画化的形式继续发展。此前,绊爱也曾因出现多个分身而引起争议。

总体而言,相比日本,国内虚拟偶像产业链的完整度仍有待完善。但虚拟主播的时代,也许已经到了。用户对于二次元文化的接受度正逐步提高,相比真人,虚拟偶像有更大的想象空间以及更强的可塑性。至于能否成为一门好生意,还需要给予更多的耐心,等待时间的检验。

推广引流获客群,学习36种推广引流方法,添加 微信:85018061  备注:短视圈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um.cn/197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