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周香港验血男孩会出错吗(怀孕7周香港验血是男孩准吗)

拿着两条杠的Emily小姐岂能不知道自己是在赌博呢?而且是堵上了全副身家。没什么资本又放不下浮华只能把自己推入险境,但这次她想明白的是这条路有着非同寻常的艰难,没有人可以依靠,需要战斗的人却有很多。赌输了只能自尝苦果、堵赢了也只是从一个战场换到另一个战场,这世间从来没有一劳永逸的事,无论感情、婚姻还是事业,都是一样孤独的持久战,谁都不用瞧不起谁。

虽然试纸一天比一天红,但尚不稳定,所以Emily并不打算那么早告诉阿伦。俩人情正浓时,她最近总以胃不舒服为借口尽量拒绝云雨之约,而其它方面依然做的无微不至、温柔撩人。另外,Emily得知香港医院第7周就可以验血测男女,于是她联系了依依请她推荐了熟悉的医院和医生,准备一到时间就去化验,好早做打算。

阿伦的妈妈叫李宝珠,江湖上都称呼她珠姐。珠姐得知自己儿子被Emily这个小妖精勾搭上之后便派人把Emily的底细查了个遍,她当然生气自己儿子没脑子不省心,但也早已想到儿子一回国一定是各种妖魔鬼怪眼里的香饽饽,只要不动真格权当历练了。所以珠姐并没心急火燎的打电话给阿伦说及此事,只是在一次送去煲汤的时候敲打了阿伦:

“怎么,最近交女朋友了?”

“妈,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你不要管那么多了,不就是谈个女朋友嘛。”

“我才懒得管你这些事,谈10个我也没意见,但你别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她的背景和过去你都了解吗?”

“她跟我说过一些,哎呀,我就是觉得她人不错很懂关心,刚开始走得近一点而已,你那么激动干什么?”

“对这些女孩子只要不当真我也不会妨碍你,阿伦你要明白,你不是出生在一般家庭,你肩上有你的责任,你逃避不了的。”

“知道了妈,你又说这些,耳朵都出老茧了。”边说着阿伦边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自顾自的打起游戏来。

珠姐把煲的汤放进冰箱,看着这个自己亲生的地主家的傻儿子心想阿伦的婚事还是要早做打算,难保他不被心机深重的小狐狸精给套路的去了。

珠姐的朋友珍姐家的三千金玲玲正式毕业回国了,珠姐和珍姐是十几年的朋友,所以玲玲和阿伦小时候就见过,两人年龄相仿,甚至当初还开玩笑要给他俩订娃娃亲。珠姐觉得这事可以重新尽快提上日程。于是她组了个局,说是要为玲玲接风,并且吩咐阿伦去接玲玲。

那天阿伦在约好的时间来到玲玲虹桥别墅的家门口,并发了消息,玲玲却一直没有回,人也没有出来,直到阿伦打到第三个电话她才接起来说:

“我时差刚睡醒,换身衣服一会儿就出来。”

也没有请阿伦进屋坐会儿,还好这时Emily打电话进来与他唠嗑,

“宝宝,你在干嘛呢?”

“哦,我一会儿陪我妈和她的朋友们去吃饭,你在干嘛呢?”

“我还能干什么呀,准备去健身呗,你今天午饭乖乖吃了没有呀?我给你炒的八宝辣酱还挺下饭的吧?”

“吃了,我就着我妈给我拿来的汤一起吃的,很好吃。”

“那你有没有听我的话玩会儿游戏就停下走动走动呀?”

“有,你个小啰嗦都快比我妈管的细了。”

“我这不是珍惜你的身体嘛,万一哪里不舒服了还不是要我心疼。”

两人腻歪了20多分钟,挂上电话玲玲还是没有出来,阿伦索性拿手机打起了游戏,要不是老妈布置的任务他早甩脸走人了。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别墅那气派的大门终于打开了,一个娇小的女孩裹着一身庞大的皮草,显得有些滑稽。玲玲看到车就知道是阿伦,敲了下车窗,直接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Hi,好多年不见,你魁梧了不少啊,记得你小时候弱不经风的。”

玲玲对于让阿伦等了1个多小时这件事没有半句抱歉。

“是啊,我妈都说我基因突变。你倒是没变,还是一样弱不经风。”阿伦憋了一眼她皮草下女性特质不明显的纤细身躯。

“是嘛!谢谢夸奖,我也胖过一阵子,不知花了多少心血才减下来的。”她又打量了一眼阿伦说:“你穿的那么休闲?你妈妈没告诉你今天在上海中心那家米其林法餐厅吃饭吗?”

“说了啊,有问题嘛?我又没穿大裤衩。”

“你美西回来的吧?和我哥一样。”玲玲摇摇头:“国内硬件再发达,人的情操还是不行,上海已经算好的,上次去北京那家米其林法餐厅吃饭,竟然有人穿羽绒服!”

“北京那么冷穿羽绒服有问题吗?”

“羽绒服是最低端的存在,怎么能出现在高档场合呢!”

“我以后有小孩了可不敢送到伦敦去了,万一回来后不让我穿羽绒服可要我老命了。”

阿伦调侃了几句后便不再多话。

两人一同走进餐厅,其余的人都已经到了。

“玲玲,是不是你又没有时间观念了,这都几点了?”看来珍姐对女儿还是了解的。“阿伦,幸苦你了。”

“没事的阿姨,等一会儿幸苦什么。”

“妈,我不是时差还没倒过来嘛。”

“快来跟你珠姨、莉姨打招呼。”

不巧不成书,莉姨正是Grace到妈妈。

“哎呀,玲玲比小时候更漂亮有灵气了,听说你在伦敦学的艺术史?难怪气质那么出众。”珠姐毫不掩饰欢喜之情。

“谢谢阿姨,您才是气质超群一点都没变呢。”

“你看看,这姑娘太讨人喜欢了!”说着珠姐拿出一个梵克雅宝的盒子:“玲玲,你马上生日了,我一看到这个就觉得适合你,就当阿姨给你的生日礼物了,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玲玲接过礼物,打开盒子,是一款价值7位数的蝴蝶结造型的镯子。

“哎呦,小孩子过个小生日,你给她买这些做什么呀?”一旁的珍姐先开口说到。

“只要喜欢不就好了,喜欢吗玲玲?”

“太喜欢了珍姨,您的眼光比我妈强多了!”边说边朝她她妈妈伸了下舌头。

“玲玲生日我不知道呀,这下我这个做阿姨的失礼了,可什么都没准备啊,那今天的晚餐我买单了,不许和我抢!”莉姐在一边说。

“什么生日啊,就好朋友随便聚聚,千万别多虑的!”

莉姐其实很明白今天这场局那两家人的目的,自己也就是来来捧场热闹热闹的。这时Grace来了。Grace岁数比阿伦和玲玲大些,回国的时间也长,已经在自家公司上班了不少时日,她也看出来了这场饭局的意义,所以不时拿阿伦和玲玲打着趣,最后还邀请了大家一起拍照。

晚饭结束后,珠姐特地叫司机先走了,让阿伦送她回家。

“我看玲玲这姑娘不错,活泼又单纯,你说呢?”

“除了家世不错真没其它优点了,刻薄又任性,我在她家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上车连一句抱歉都没有。”

“家世好还不够吗?你觉得你自己不任性?这种毫不掩饰没心机的个性不比满嘴谎话的满腹手段的强?”

“妈,完全不来电,你让我怎么和她好啊?”

“来电?我们这种家庭的婚姻就当工作来做就好,你还当演韩剧啊!你以为对方对你很来电啊?你又不是吴亦凡,人家家庭肯定也是全面考量后做了思想工作的。”

“妈,吴亦凡已经out了,现在流行蔡徐坤。”

“少跟我凭,你就欠收拾!我跟你说,玲玲是跟我们家庭最匹配的,她家产业上虽然比我们稍小点,但人家爷爷可是大领导,资源丰富!你必须和她保持紧密联系!听到了吗,这是政治任务!”

阿伦送完他妈终于松了口气。

Grace发了个朋友圈写到:“时间真快,我回国已好些年,儿时一起玩过的弟弟妹妹们也都学成回国了,你们当初的娃娃亲我可还帮你们记着哦!”并配了个坏笑的表情。

这正被躺在床上的Emily看到,她瞬间心里一紧跳起来,但又慢慢放松躺下,阿伦的父母帮他找寻门当户对的婚事其实早在她意料之中,这就是为什么她决定要拿下阿伦就一定得动作快。但她既然看到了这条信息就不能当没发生过,所以当天晚上和第二天白天,阿伦给她发的信息和电话她都没回,直到晚上,阿伦说要去她家找她,Emily才回复了一条:

“在一起短短的时间我却发现我的心都已交给了你,我害怕被伤害更害怕见不到你,矛盾与恐惧总是折磨着我。归根结底是我配上你,要不就让我们的感情到此为止吧。”

“你怎么又说这种话,你到底怎么了?”

“你家里给你安排的那位千金非常适合你,我爱你所以希望你能有完美的幸福,我可以承受的,你不用担心我。”

“你知道了?哎呦,幸福个屁啦,你是没见过她,我跟她说三句话就说不下去了,我妈的面子总是要给的,她逼着我去的!你不要胡思乱想了,你一直没音讯把我急死了,我已经回绝我妈了。”

“但。。你妈选她说明她背景肯定很优越,我真的不想因为我耽误了你,让你妈责怪你。”

“没有你我也受不了她,话不投机半句多!”

“万一。。你妈以后反对我们在一起怎么办?你会抛弃我吗?”

阿伦沉默了片刻:“我们先过好当下好吗?放心,以后的事我会想办法的,我毕竟是我妈唯一的儿子。”

“对不起,宝宝,让你担心了,我自己也没想到我对你会投入的那么快,爱的那么深。”

“我不也是吗?明天休息你准备干嘛?”

“我明早飞香港找朋友玩两天散散心。”

“哦,也好,回来我去机场接你。”

“嗯,爱你,早点睡别打游戏打到太晚了。”

Emily放下电话心想,这种小男孩要真把他当依靠那还不完了,顶多把他当战斗中的一个护身符了。

第二天大早Emily坐上了飞往香港的飞机,怀孕之后偶尔有些恶心,但反应还算柔和,肚子里的宝宝还算知道心疼妈妈。下飞机后她就直奔医院做了检查抽了血,报告两天后就可以拿到。

奔波了大半天Emily感觉累了,她到置地文华东方酒店办理完入住后便一头躺在床上睡着了,晚上她和依依还有另一个朋友约在渣打银行大厦的MOTT32吃饭。

香港是个先敬罗衣后敬人的社会,7点,Emily穿上香奈儿外套,拿着鳄鱼皮birkin走出酒店,步行到餐厅只要几分钟。依依前一步到了:

“我说亲爱的,你厉害呀,不声不响的赶到我前面去了。”

“哎,我是走一步看一步有苦说不出啊,对了,你这个月有希望吗?我给你带了我用剩下的排卵试纸和测孕试纸,听说能传好孕哦!”

“还要过几天才知道呢,谢谢啦。你这次真是雷厉风行啊,是铁了心的要拿下阿伦啊!”

“这种小男孩不拼个速度不行啊,变化太快,你知道吗,前两天她妈还给他安排了相亲。”

“迟早的,这种家庭的婚姻就是笔买卖,家里有出息的小孩就是颗棋子,没出息的小孩就是个玩偶,真搞不懂你们还要拼命的往里面跳。等会儿来的我一朋友也是,嫁了个香港富三代,你可以跟她取取经,不过这婚姻当初也是用命换来的。现在无非就是头上有点小豪门儿媳的光环,其它的啥也没捞到啊,房子车子是公司名下的,高级珠宝是婆婆的,每个月领点生活费,年底分点红。”依依说完还摊了摊手。

话音刚落,一个拿着喜马拉雅birkin穿着一身Dior的女孩朝她们走来:

“抱歉哈,从山上下来有点堵!”

“我们也刚到,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我朋友Emily,这位是Judy。”

互相打了个招呼后Judy和依依聊起天来:“你觉得我比上个月胖了吗?”

“没有啊,一样啊。”

“胖了2斤呢,但视觉上我觉得都不止,昨天我去慈善晚宴和徐子淇拍照,我的脸怎么会比她大那么多啊!”

“徐子淇的脸本来就很小啊,昨天Celine去了吗?听说她和大林在闹分手?”

“当然没去,大林大老婆的女儿去了,公关公司不会再请Celine的。分手不致于吧,她肯定知道大林又交了新女朋友闹变扭了,毕竟他们有孩子,而且香港这个地方那么现实,分手了谁还会理她啊!”

Judy是东北人,虽然在国外读书多年又嫁入了香港豪门,但激动起来还是有浓重的东北口音和那一股子风火劲。

“你看Emily,豪门恩怨和是非永远那么多,就算树欲静风也不会止,你可得做好准备,豪门儿媳不好做,是吧Judy?”依依突然对着Emily说到。

“别说儿媳了,我连这道门都还不知道怎么跨呢。”Emily觉得面对这两个人就没必要装了,把姿态放低的开诚布公也许还能得到一些建议。

“你朋友是碰到什么事了?”

“她呀怀了豪门的孩子,接下来的事你懂的,豪门父母肯定不会就这样束手就擒的。”

“那你可得想好了,最坏的结果你是否承受的起?只有孩子可不够,你还要找到一个她们必须接受你的理由。”

“我就是愁在这,我就是个平凡的人出生在平凡的家庭,人家家里权大势大,真没什么非我不可的理由,不知姐姐当初是怎么做的呢?”

东北人爽快爱助人,看到Emily楚楚可怜一口一个姐姐的便放下了豪门媳妇的架子,眉飞色舞的讲起来:

“我当初可是做好命都不要的准备了,我老公的血型特殊只有我能配,他当初生了场大病,我还怀着孩子给他输了很多血,输的我自己都感觉快活不成了!而且这孩子我也做好准备了,就算他病死了我也要生下来带大!她妈这才被我打动,我无时无刻不在医院照顾他,等他康复了才让我们结的婚。香港人更加排外,他们只希望在相互了解的那些个家族里联姻。我老公是三儿子,上面哥哥姐姐的婚姻都是这样的,也可能我老公他父母也就没那么执着了吧。”

“换了我我一定也会那么做的,但我男朋友壮的像头牛一样,哎。”Emily半开着玩笑。

“你也别太没信心,老天既然给你的东西就说明你配得上,你再好好谋划谋划。对了,男人不可逼的太紧,因为他们是最怕的就是烦,但是关键点上必须推一把,还是因为他们最怕烦,他们说的话听听就好,别太当真,要靠自己去争取!女人不能光把自己当商品,把自己转化成生产力!”

虽然Emily不确定Judy说的话有多少真实性,但可以肯定的是光鲜亮丽的背后哪个没走过艰辛路。

临走那天,Emily收到了医院的邮件,显示怀的是个男孩。

飞机抵达上海,阿伦已经到了,上车后阿伦迫不及待的两手并用,并吻住了Emily,Emily配合了一小会儿就推开了阿伦,显得心事重重。阿伦边开着车边说:

“怎么了?香港玩的不开心吗?”

“不是。”

“那怎么不高兴的起样子呀?”

“身体不舒服,胃像被堵住了又想吐。”

“你胃还没好点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是胃,是我怀孕了。”

“什么?!”阿伦惊的一个急刹车,后面的车气的直按喇叭。缓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继续踩下油门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要不就是安全期,要不就做了措施的啊!”

“就上个月那次,我也以为是安全期,但大姨妈没准时来,我也没在意,就是胃一直不舒服,现在想来可能是怀孕的原因,我这次到香港还特意去医院确认了,医生说女孩的排卵期常常会变,所以根本没有所谓的安全期,你也年轻,精子的存活率和时间都高,所以就这样了。你不会有其他怀疑吧?那可以去验!现在科学发达手段很多的!”

“哦,不不,怎么会呢,就是太突然了。”

“那该怎么办呢?”Emily小声说完便哭了起来。

“哎,你怎么又哭了,给我点时间我想想。”

“我是哭这孩子可怜,我知道自己并不是你父母中意的儿媳人选,你不会也不管我们母子俩吧?”

“我没说不管啊,你说母子?”

“嗯,香港可以验血查,测出来是个男孩,准确率99%以上。”

阿伦这个喜当爸来的实在有点突然,他一时不知怎么面对和解决。所以之后的三四天里阿伦并没有与Emily见面,见了面两人也只能唉声叹气,他也知道很多事情的决定权并不在自己手上。Emily也很明白阿伦的心境,她不好逼的过于强烈,只是每天发消息不在称呼阿伦“宝宝”而改成了“爸爸”,“我想你”改成了“我和宝宝想你”。又过了两天,她觉得需要推一推了,她发消息问阿伦准备什么时候把这事告诉他父母,阿伦回复说最近父母忙还没见到,会找机会说的。对于阿伦来说,Emily的性格是他喜欢的,与Emily生活比玲玲这种不知道会爽多少倍,只是迕逆的后果他还没做好准备。

“这孩子是天大的缘分,我家里从小信佛,更是不可能不要他,我这几天想好了,你父母不认可或者甚至你不认都没关系,我会把他生下来的,你只要和我去签个协议,今后我们过的再艰辛,就算我们娘俩去死都不会来打扰你们的!”Emily发这个消息是要告诉阿伦,这个孩子她生意已决。

这天,阿伦的母亲正好去给阿伦送吃的,又开始千叮万嘱让他多和玲玲接触,等磨合期一过能订婚事最好,阿伦一听来真的就急了:

“妈,我是你们生的人不是狗,我也有喜恶的,那个玲玲又丑又自私,我真的接受不了!”

“喜恶?你知道你自己什么处境吗?你知道你爸外面还有个天之骄子的儿子吧?感情算老几?你再这样任性不懂得为自己打算将来的日子就难过了!

“妈,你又来说这些了!你自己的不愉快为什么要强加在我身上呢!”

“愚蠢!我是在为自己吗!你怎么还是那么不懂事呢?”

“我只知道我不快乐!再跟你说一下,Emily怀孕了。”

“谁?”珠姐反应了2秒钟后只听见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了阿伦脸上。

“蠢货!孽障!她想都别想!”说完珠姐夺门而出。

之后阿伦的信用卡都被停了,家里和公司人也都被要求不许接他的电话也不准帮他办任何事。

Emily小姐和往常一样,服下一颗爱乐维,然后关灯睡觉,这看似波澜不惊的每一天,回头才发现是命运的一路狂奔。

珠姐走后阿伦就给Emily打了电话,一方面排解一下刚才受的怨气,另一方面在Emily面前耀武扬威一下:

“我跟你说了我会对你负责就一定会做到的。”

“你妈妈一定很生气吧?对不起都怪我。”

“怪你干什么,难不成你一个人还能怀孕吗,哎,走一步看一步吧,我毕竟是她唯一的儿子。”

第一步算是跨出去了,Emily静静的等着腥风血雨的到来。

珠姐可能是忘了,她把阿伦的大额副卡都停了,其实他手上还有一张自己名下的小额卡,但这点钱连买些好的游戏装备都不够,想想接下来的日子阿伦就心烦意乱,但想想可怕的玲玲他又不得不反抗。

Emily和阿伦的相处状态并没有因为她怀孕而改变,Emily和往常一样不时的会去阿伦家给他做些饭菜陪陪他,阿伦也没有提出让她搬过来一起住,刚惹恼了他妈妈肯定也不敢有进一步的动作。Emily对阿伦依然无微不至的关心,更不好逼的太紧,毕竟为了她阿伦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惩罚,再闹只怕会物极必反,她现在能做的只有示弱和懂事。那天晚上,Emily又靠在了阿伦的肩上:

“你知道吗?现在就是我感觉最幸福的时刻,像寻常小夫妻那样,每天下班能给你做顿饭,晚上相拥而睡,平凡但快乐。我什么都不在乎,哪怕你净身出你们家门。”

“你瞎说什么呀,怎么可能呢,我妈就是一时想不通,这次我没按她设计的路走罢了,但终归会想通的。”

“都怪我,你妈把你卡停了怎么办呀?我还有点钱,要不你先用着?”

“真的不用,我妈这两天去厦门,等她回来我再和她磨磨,说不定她就想开了。”

“阿姨去厦门干什么呀?”

“公司有个楼盘快开张了,我们的风水大师让她亲自去福建请个什么雕像回来。”

“做生意的是不是都信风水呀?”

“可信了,就那个苗大师,你知道吗?很多大明星也排队找他,他帮我们家看了十几年了,效果很不错,所以我爸妈一直很信任他。”

Emily一直在等待电视里那种情节,对方母亲拿着支票,问多少钱才能离开她儿子,她连对话都想好了,但却迟迟没有动静,不知珠姐是否因为最近公司忙还没空理会她。

但有一个重要信息Emily记住了,并心生一计。苗大师既然深得阿伦父母的信任,若能为她美言几句那岂不是就有更大的希望?但苗大师这种级别的师傅除非有熟人引荐,外人肯定见不到,所以她只能从阿伦那里入手。

第二天,Emily发消息问阿伦:

“宝宝,你和苗大师熟吗?”

“熟啊,他来我家吃过好几次饭,还帮我改过小名。”

“那太好了,我朋友她家里公司碰到点事,一直久仰苗大师的大名,想请他指点一下,但苦于没机缘相识,你能帮她引荐一下吗?是我最好的朋友,帮帮她吧!”

“我去说一下没问题啊,但不知道苗大师愿不愿意,有没有时间。你朋友是什么公司啊?听说很多有头有脸的人排队找他呢。”

Emily想了想,得是个人物,但又不能瞎扯,便想到了依依。

“我朋友老公是君哥啊,深圳那个很有名的企业家,她自己也有公司,最近可能发展上不太顺利吧,所以想找大师指点一二。我们关系可好了,一般的关系我就不和你开口了。”

“好吧,我给苗大师助理发个消息,问问最近师傅有没有时间,能不能尽快安排一下。”

“谢谢宝宝,你太厉害了!”

对于Emily的追捧阿伦总是很受用的。

到了下午,阿伦回信了:

“苗大师这几天在成都,但哪天会有时间说不准,如果一旦有时间了叫你朋友立马飞过去她能做到吗?”

“没问题啊!要不你把大师助理的微信推给我,具体的让她俩联系。”

Emily加了阿伦推来的微信,过了很久对方才通过,Emily立马写到:“您好,我是阿伦的朋友,久仰苗大师的盛名,一旦师傅有空我可以立即飞去成都。”又过了很久对方才回来三个字:“等消息。”

珠姐依然没有音讯,这日子平静的有点可怕,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的长大,说不焦虑是不可能的。两天后的下午,Emily的微信突然响了一声,是苗大师的助理发来的:“明早9点大师有空。”后面是一个地址。Emily一激动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办公室里的其她人奇怪的看着她,她急匆匆的说:“我家人住院了得回去几天,我到隔壁办公室去请个假。”这时已临近下午3点,Emily查了下苗大师助理发来的地址,离宽窄巷子不远,于是她迅速打开携程订了张6点左右的机票和一间钓鱼台酒店的房。回家拿了些换洗的衣物便出发了。

飞机落地打开手机,看见短信提示有几个父母的未接来电和微信语音,Emily隐约感觉有事,这时母亲的电话又进来了:

“你在干什么!为什么手机关机!”

“我刚到成都,和同事来办点事。。。。”

“你在外面到底做了什么?得罪了什么人?人家都找上门来了!你知道嘛?我们家20年的代理权被剥夺了,说让我们去问自己的女儿干了什么好事!只有你把问题妥善解决了才能还我们家太平日子!”

“这。。。也太过分了!”

“女儿,爸妈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去做一些力所不能及的事,后果我们承担不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人还好吧?”

“妈,我回来跟你们说吧,现在旁边有人说话不方便。但你们放心,我没有做违法的事,人也很安全,只是有些误会,一两句话说不清楚,回去和你们慢慢解释。”

“你什么时候回来!”

“明晚应该就可以到家。”

“好!我和你爸明天去上海家里等你!”

放下电话Emily嘲笑自己太天真了,还等着阿伦的母亲去找她谈判,可人家压根就不屑见她,人家只要几个电话就可以把她家推到艰难的境地。Emily 知道这件事是瞒不住了,回去后必须得和父母坦白。

第二天Emily早早的醒来,虽然不远但怀孕的她还是打了辆车,车子停在了一条小巷子口,人只能走进去,走到头有扇小门,Emily按下门铃和对讲机里的人表明来意,门哒的一下开了,推开门瞬间豁然开朗,一个很大的中式园林呈现在眼前,Emily只认得里面种着很多昂贵的日本松,池塘里簇拥着娇贵的日本锦鲤。这闹中取静的地方一定价值不菲。院子一侧有一位穿着白衣的女子向她挥手,Emily向前走去,原来她就是苗大师的助理:

“苗大师现在正好有点时间,马上就要走,你赶紧进去吧。”这位女子说话简洁有力。

“好的,谢谢。”

Emily走进内堂,一位慈眉善目、两鬓斑白的老人正在给盆栽浇水,见到她后缓缓的坐下问到:“你就是阿伦的朋友?找我有什么事?”

Emily索性走到垫子前面扑通跪了下来:“师傅,我来求您帮帮我。”

“你若是要跪拜这尊菩萨可以先点柱香拜三拜,若是要拜我我受不起,因为我只是个普通人。”

“苗大师,您是有慧眼的人,我在明人面前就不讲暗话了,我是阿伦的女朋友,其实是我想找您帮忙,我们在一起阿伦的母亲知道了非常反对,她一定会想尽办法拆散我们的,而我无权无势毫无还手之力,我是实在没办法了,听说阿伦一家都对您非常信任,所以想请师傅为我美言几句,我和阿伦是真心想在一起的。”

苗大师听完似乎并不惊讶,他对的Emily的面孔左看右看看了半分钟,说:“你的八字报给我听听。”

听完,苗大师又说:“人各有命,我的工作只是激发一个人命里的潜能和运势,但命里有时终会有,我从不说假话,也从不做违背天意之事。”

Emily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这次她是有备而来,她知道苗大师很喜欢沉香,所以阿伦帮她联系上以后,她就找到朋友推荐的一个福建沉香商,50万买了这串奇楠沉香手串,虽然在上好的奇楠沉香中不算贵,但目前她也只有这点能力了。

“大师,我希望您能不嫌弃收下我这份寒礼,以您如今的身份能接待我这样的普通人说明您是个仁慈之士,也请您在不违背天伦的原则下帮帮我行吗?我这次真的是破釜成舟了。”说着Emily便楚楚可怜的抽泣了起来。

“你的处境我知道,想必你已经怀有身孕了吧?我从来就反对伤害生命,看在这个孩子的份上我也会劝劝阿伦的母亲的,门当户对这件事也不仅仅是指财富,还有命格上的契合度。”

Emily惊讶苗大师料事如神,并再三的感谢他。整个见面过程也就20分钟,苗大师让她回去好好养胎休息,命运自有安排。

Emily走后,苗大师助理问他:“师傅,这女孩一看就很有心机,你为什么要帮她?”

“我没有帮她,是她命里确实有。”

Emily从苗大师这出来还到宽窄巷子逛了一圈,成都真是个好地方,成都人的生活氛围也相对悠闲,她吃了碗红油肥肠粉,还在街边掏了个耳朵。

回到上海已是天黑,到家门口往上看发现灯亮着,一进家门果然父母都在,Emily只能把事情全部告诉了他们。

Emily的母亲听完连连摇头:“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老想着高攀,现在搞成这样,吃亏的永远是女人自己啊!”

而她的父亲则铁青着脸:“你怎么一点都不懂得自爱!怀着孕住在出租房,人家连家门都不让进,你真是把我们的脸都丢尽了!”

“我一不犯法,二没有第三者插足,谁规定不可以找比自己有钱的人啊!生意做的好需要经历磨难,嫁人也是一样的道理啊!”

“狡辩!做生意一分耕耘 一分收获,找男人要是碰上个狼心狗肺的你再争都没有!你手机拿来,我倒要问问那个小子准备怎么办!”

Emily的父亲一把抢过她手中的手机,打开微信,一看顶置的名称就明白了,顺手就打了过去。阿伦接起电话,Emily的父亲呵斥到:

“我是Emily的爸爸,你们的事我全都知道了,你小子现在打算怎么办?”

“哦,哦,叔叔啊,我正在和家里说,你放心我会妥善处理的。”阿伦对于突如其来的质问有点不知如何应对。

“处理?你们家还要制定方针策略吗?把Emily当敌人了?这事一个巴掌拍的响嘛!我告诉你,别仗着你们家有点钱就可以仗势欺人了!我们不吃这一套!你要么赶紧负责任,要么我把人带走,这孩子你出来签个协议,将来跟我们姓,跟你们毫无瓜葛!”

“叔叔,您先别生气,我家的情况确实有点复杂,但这是我的骨肉,我一定会给Emily一个说法的。”

没等阿伦说完,Emily的爸爸就挂了电话:“你听到了?这小子根本做不了主!你现在就收拾东西跟我回家去!这一天天的一个人在上海不知道胡搞点什么!我告诉你,你要做好最坏打算!你自己种下的苦果自己吃!”

“爸,她家情况真的很复杂,虽然有钱但也都是身不由己的人,你听我慢慢和你说!”

“复杂你还往里头凑?你今天必须跟我们回去再说!”

“是啊,你怀着孕一个人在上海没人照顾不行的,回去先安顿下来再看下一步该怎么走。”她妈妈在一边哀叹的说。

Emily拗不过父母,第二天只能跟着回去了。在路上她心想:这也不失为一件好事,至少能给阿伦一些正式的压力,让他知道自己家里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她又给阿伦发了个消息:

“我被我爸妈逼着回家了,见不到你我会疯的,快来救我。”

另一边,阿伦的母亲珠姐正在和苗大师商量项目开幕的具体时间,聊完工作,苗大师又问了一句:

“阿伦最近好吗?”

“哎,这不省心的臭小子!怎么了大师,您算到什么了?”

“从阿伦的八字来看,他今年红鸾心动啊,他的婚事你有想法了吗?”

“我正为这事发愁呢。”珠姐一五一十的把真相告诉了苗大师。

“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也许这女孩才是合阿伦命格的呢?所谓门当户对只是表象,命格合才是真的合。”

“您的意思是这个女孩的命格能助阿伦?”

“从阿伦的命数上来看这段姻缘是正姻缘,而且这个孩子来的非常是时候,如果我没有算错,应该是个男婴。”

珠姐放下电话思绪万千,因为她刚得知另一个消息,万雄的二老婆又怀孕了。这二老婆Cindy也是说来话长,她父亲原来是一个市领导,十几年前万雄在那个市里的项目发展的十分不顺利,官司不断惹上黑道,还招上了官非,经营多年的生意差点毁于一旦,多亏Cindy的父亲从中出谋划策、周旋帮忙才逐渐化险为夷,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情,可是没过多久,她父亲就得了直肠癌去世了,临走时把刚大学毕业的女儿托付给万雄,让他多加照顾,没想到照顾着照顾着索性就把人收进门了。珠姐当初也哭过闹过,但毕竟有Cindy父亲那段情谊在,万雄对Cindy的情感更为厚重,知道阻止不了珠姐也让了步,双方商定让Cindy生活在国外,井水不犯河水,而且和Cindy无论男女只能有一个孩子。

珠姐生下阿伦后是想再继续生的,奈何后来有一次宫外孕切除了一侧输卵管,而另一侧的输卵管本来就不好,所以一直都有遗憾。

Cindy的这次怀孕打破了多年来的平衡,看来珠姐与万雄之间又要有一场微妙的战斗了。她想起了苗大师的话:“Emily的孩子来的非常是时候,孩子应该是个男婴。”她马上站起身来,叫司机送她去阿伦的住处。

阿伦看到珠姐非常诧异:

“妈,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我这两天给你打电话你都不接。”

“我来看看你死了没有。”

“嘿嘿,妈,抱歉了死不了,好着呢。”

“你心情可真好,敌人拎着刀杀到门口了你还在家里睡大觉!”

“又怎么了妈?你这个时候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珠姐把阿伦拉到身边坐下:

“儿子,我知道你总觉得我把你逼的太紧太强势,母子连心,我怎么会不希望你快乐的生活呢!可是你投胎在我们这样的家庭,得到的多,付出的同样也多,不是你想平静的不争不抢的生活就可以的,树欲静但风不止。那个女人又怀孕了!”

阿伦当然明白那个女人指的是谁,他脸上没有了刚才的嬉皮笑脸陷入了沉默。阿伦对他父亲的敬畏多过于寻常家庭的亲近,从小父亲就很忙,更因为有外枝弟弟的存在,这份父爱就有点顶头上司的感觉。

珠姐顿了顿又说:“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俩个才是真正站在同一战线上的,妈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孩子,所以妈现在还能护得动你就会尽我所能站在你面前为你挡风遮雨,为你争取多一些往后的资本。你也看到了,我们不强硬别人就会得寸进尺!妈妈希望你能理解我的用心,有时候妈可能作风比较强势,也请你不要怪我,我就你一个孩子,一切都是为了你啊!”

阿伦看着红了眼眶的珠姐说:“妈,是我不够上进懂事,以后我不会和你怄气了,你也别太操心了,很多事都是命中注定的。”

珠姐拍拍阿伦的肩笑了:“好孩子,以后妈妈做事也会跟你有商有量的。你的卡我都恢复了,你不喜欢玲玲妈也不逼你了。”

“真的吗?那Emily那边。。。”

“Emily的事放放再说,我问你,这孩子你能肯定是你的吗?是男孩女孩?”

“是我的,现在科技那么发达没法瞎说的,是男孩,她验血查过了。”

珠姐心想这苗大师还确实靠谱。

“阿伦,你听我说,Emily绝对不是你最好的选择,她不是刚怀孕嘛,就算要生也还有好几个月呢,谁知道中间会发生什么情况啊?我让你找个门当户对的不就是为了你爸能对你更重视嘛,而且我们年纪会大,你的路还长着呢,给自己的人生找个双保险有什么不好呢?你不喜欢玲玲,那就再找找其他家性格脾气柔和些的千金,万一碰到个合适的你也喜欢的何乐而不为呢?”

“但Emily的父母已经知道了,把她带回老家了。。。”

“她们那边你先应付一下,这点事情我相信我儿子一定能处理的好的。往后边走边做打算,我们家有今天的地位那是吃了多少苦才得来的,她Emily想走捷径也同样没那么容易!而且还要看她的命了!”

珠姐软硬兼施总算让阿伦和她保持同一战线,但她不能那么早告诉阿伦,她也已经做好最坏打算,就是接受Emily母子,谁让天意弄人呢。但是在孕期7个月以前她是绝对不会松口的,一来再给阿伦试着找找家境好的女孩;二来观察一下Emily的为人,若她受不了压力把孩子拿了,或者仗着肚里的孩子来要挟并且提条件,那立马判死刑。就算到最后,不得不接受她们母子,珠姐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必须等孩子生下来,通过亲子鉴定,并且是个健康的男婴才行。而且必须签一大堆严谨的婚前协议。

Emily躺在老家的床上,时而焦虑万分时而开解自己,这就叫挣扎吧,成年人走的哪条路不是挣扎出来的呢?阿伦告诉她他妈妈把卡都恢复了,Emily很惊讶,追问:

“那你妈妈现在对我和肚子里的宝宝什么态度呀?”

阿伦也领悟了珠姐的中心思想,对于Emily暂时不能给完全的承诺但要先稳住,毕竟肚子里的孩子也许大有用处:

“没表态,但也没有说强烈反对的话,你放心,这是个好的转变,等过阵子她心情再好点我会和她再谈谈的。你身体感觉怎么样?有你父母照顾我也放心了,等家里公司开幕典礼忙完我去看你。”

Emily捉摸不透珠姐的想法,但觉得也不能坐以待毙。她发现Grace刚刚发了个朋友圈,于是立马翻出一张阿伦摸着她肚子让人浮想联翩的照片,并配文写到:“幸福满满。”设置为仅Grace一人可见,上传,并且过了5分钟就删除了。因为通常一个人发完朋友圈不会马上放下手机,还会顺便刷刷其他人发的内容,或者等等看别人的评论,所以Emily发的这条内容被Grace立即看见的概率非常高。有钱人都是一个小圈子,Grace一定会把这个惊天大消息告诉玲玲或者其她朋友,这些千金小姐们都清高的很,若知道阿伦在外面有女朋友或可能已经怀孕,大多都不会愿意趟这浑水的。

那边,珠姐也在对可能发生的每种情况进行着周密的盘算。对于阿伦的这个长孙以及Cindy的破约怀孕,必须让万雄付出代价,必须再划分一大块资产到她们母子俩名下。珠姐又一次拿出家里的老相册翻看,相片中这对两小无猜、笑逐颜开的璧人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爱情是荷尔蒙转瞬即逝;感情是棋逢对手,更是天平上的平衡;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就算有以后都是要还的;只有相濡以沫的感情,彼此亮出人性中最坏的一面还能迎头共进。

推广引流获客群,学习36种推广引流方法,添加 微信:85018061  备注:短视圈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um.cn/5496.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